钉扣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钉扣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深圳商报评论公积金何以陷入取难挪易悖论

发布时间:2021-01-13 14:24:45 阅读: 来源:钉扣机厂家

深圳商报评论:公积金何以陷入“取难挪易”悖论

最近,检察机关正在侦查一起有关某地公积金中心的案件,其营业部主任仅靠模仿前来贷款职工手迹的方式便轻松套取上千万元。当公积金与权利人的权益渐行渐远,遭挪用时却毫不含糊,甚至毫不设防,公积金制度与其初衷的背离,显然已不言而喻。

□ 吴江

最近,检察机关正在侦查一起有关某地公积金中心的案件,其营业部主任仅靠模仿前来贷款职工手迹的方式便轻松套取上千万元。记者在全国多个地方走访发现,数万亿元的资金分散在全国几百个住房公积金中心,从部委到省、市、县多级公积金管理部门只是松散指导管理关系,监管看似完备,却没有一个机构能够真正“管得着”。有专家认为,按照物权法的规定,公积金的所有权属于缴存人,增值收益本该归缴存人使用,却也被地方政府拿走,公积金俨然成了不少地方的“小金库”。同时,对公积金的“监督权”形同虚设,想挪用很便利。

取用时难上加难,挪用时却易如反掌,但凡有其他可能,恐怕没有人愿意把自己的血汗钱放在如此不靠谱的地方。不过,尽管取用还不如挪用起来方便好使,但如此匪夷所思的现象,现实中却堂而皇之存在,而且几乎人人都在劫难逃。无论甘心也好,不甘心也罢,只要你是公积金的缴存者,都不得不承受并容忍,公积金何以陷入“取难挪易”的悖论,倒是更加不可思议。

事实上,尽管公积金有着明确的个人账号,其权益归属也毫无疑义。然而,对于权利人而言,却更多只有缴纳公积金的义务,而很难获得权利人所应有的权益。且不说公积金的账面回报连存款都不如,取用更不得不接受无比苛刻的限制条件,甚至连自己名下的公积金是否安全,有没有被挪用,也完全无从监控,只有听天由命的份。当公积金与权利人的权益渐行渐远,遭挪用时却毫不含糊,甚至毫不设防,公积金制度与其初衷的背离,显然已不言而喻。

不可否认,有着互助性质的公积金,对其支取条件设定限制,要说也不难理解。否则的话,如果公积金完全成为存取自由的个人存款,其互助功能恐将无从实现。不过,这显然不是将权利人的权益顺手牵羊,甚至将公积金当做“唐僧肉”,挪用成“小金库”的理由。而尤为吊诡的则是,既然连权利人的支取都受到严格的限定,对于公积金的“监管”按说本该是小菜一碟,主人取用尚且不易,外人想要擅自挪用,也更应无缝可钻才是。

公积金之所以陷入“取难挪易”的悖论,其背后的逻辑路径倒是始终如一、并不矛盾。无论是“取用难”,还是“挪用易”,归根结底其实都是公积金权利人权益失位的表现。而正是由于作为公积金的权利人,却在公积金管理上毫无发言权,更无缘充分参与对公积金的监督,游离于权利人权益之外的公积金,要其不跑偏,倒是难免痴心妄想。

相形之下,新加坡的公积金,比国内住房公积金有着更宽的范畴,金额更是早已超千亿美元,但却并未动辄遭挪用,奥秘又何在呢?新加坡公积金法规定,公积金局为法定机构,财政和行政自主,公积金局由雇主代表、雇员代表、政府代表共同组成。独立的机构设置、引入权利人参与的管理与监管模式,正是其成功的关键所在。

延伸阅读

java练习

java面试题常问

机器学习

java学习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