钉扣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钉扣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硅谷可以被复制吗NO

发布时间:2021-01-22 07:36:11 阅读: 来源:钉扣机厂家

过去的50年,专家们一直都在探索硅谷成功的奥秘——人才。

1960年,硅谷作为高端技术中心而为世界所关注。它催生了微电子行业,开创了产学关系模式。法国总统戴高乐曾经观摩过硅谷,惊叹其坐落在旧金山南部农场和果园内的庞大的科技园区。

斯坦福大学——硅谷的心脏,已经创立了惠普、瓦里安、沃特金斯 - 约翰逊以及应用科技类的领先公司。这些公司拥有前卫的创新理念和独特的创业精神,共同推动科技前沿的发展。

很快,其他地区开始尝试筑造第二个‘硅谷’。

第一次尝试发生在20世纪60年代中期的新泽西州,一家高科技公司的财团构想着创立第二个‘硅谷’。该公司聘用了斯坦福大学的前任教务长、教授、工程院院长弗雷德里克·特曼,其被称为‘硅谷之父”。特曼曾将斯坦福大学羽翼未丰的工程学院创建成后来的创新主力。此外,通过鼓励科学界与工程学院的合作,并联合当地企业,共同研究行业发展的动向,他创建了一个后来被定义为文化合作和信息交流的专门区域。

新泽西州已经创建出了领先的高科技中心,拥有725家公司包括RCA,默克以及贝尔实验室(晶体管发明者)。它拥有50,000名科技人才,但是由于没有自己的工程大学,不得不从外界招聘人才,同时又担心自己的人才和技术会流向外地。尽管普林斯顿大学就在其附近,但是那里的教师一般都会避免和应用研究企业合作。为了解决高科技人才的问题,由贝尔实验室领导下的新泽西州商业政府领导团队,提出了建立一所像斯坦福大学一样的高校,这也正是他们希望特曼教授做到的。

特曼教授起草了一份计划书,但是未能实施,主要原因在于企业不愿意合作。其实,在1996年斯图亚特·莱斯特和罗伯特·卡巩的一篇《出售硅谷》的文章中就描述过上述情况。他们写出了RCA公司不愿意和贝尔实验室签署合作协议,Esso公司不想和一所大学分享自己最优秀的研究人才,Merck和其他药品公司想要保留自己的研究经费。尽管这些公司有普遍的人才需求,但是他们就是不愿意和自己的商业竞争者合作。之后,特曼教授又在美国的达拉斯市尝试实现自己的方案,但是仍以失败告终。

1990年,哈佛大学商学院教授迈克尔·波特提出一种新的建立区域创新中心的方法,这次是基于已有的科研大学而创立的。他发现将存在联系的公司和专业化的供应商们聚集在一起,可以提高一些行业的生产力和成本优势。由此,他推断如果将上述这些成分聚集在一起,那么区域创新中心就能人为地产生创新力。

波特和许多顾问沿着他的方法论规划了全世界各地自上而下的集群。方法论衍生出了一个通用的公式:热门行业+依托研究院所的科技园区+公司补贴激励政策+风险投资。可惜,这种“魔法公式”在任何地方都未见效。据了解,全世界成百上千个地方集力花费了数百亿美元妄图建立属于自己的区域性硅谷高科技园区,尚未见成功的例子。

从波特和特曼两位教授的想法中可以看出,他们都没有意识到硅谷的成功创立不在于学术、行业或者美国政府给予航天航空和电子行业的军事化研究的资助,而是特曼教授在斯坦福大学任职期间精心培养出来的教师和企业领导者之间的人才合作关系。

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资讯学院院长安娜丽·萨克瑟尼安通晓人才、文化以及两者之间关系。1994年,她在代表作《区域优势:硅谷和128地区的文化与竞争》书中通过比较波士顿128公路地区周围的高科技公司与硅谷高科技公司的发展历程,来探究硅谷兴盛的内在动力。她在书中提到上世纪70年代,由于依托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的高校资源以及靠近纽约这一金融中心的天然优势,波士顿128公路周围的高科技产业一直遥遥领先于硅谷。上世界80年代,硅谷和128地区高科技产业并驾齐驱:混合型大小科技集团、世界级学府、风险投资团体以及政府的军事化资助。最后128地区高科技产业却在和硅谷地区的产业创新竞赛中不断落后。

究其原因,在于文化层面。在一个开放和弹性的体系下,硅谷更加强调人才的自由流动,创新知识的分享、产业间的密切合作与策略联盟。硅谷知道合作与竞争对于成功来说同等重要,这一思想甚至出现在加州不寻常的禁止不完整协议中。这样的体系支持实验、冒险和分享成功与失败的教训。换句话说,硅谷拥有开放灵活的体系-巨大真实的早在Facebook之前存在的社交网络。当然这也同样归功于硅谷地区具有好山好水、适宜的天气以及无数州立公园的远足小道。天时地利人和的条件形成了硅谷的乐观奔放的风气。

值得一提的是在1995年至2005年期间,在硅谷地区建立的52.4%工程技术创业公司的领导者中总会有一两个甚至更多的人不是美国人。总体来说,在美国出现外地老板的概率是蛮高的。因为像我一样来到硅谷的外来户,很容易适应和被同化。在这里,不管来自哪里,都能够学习社交规则、创立自己的社交圈和平等地参与社交活动。这段时间,谷歌等公司仿效联合国,他们的餐厅不再提供热狗,而转为供应中国和墨西哥菜以及来自印度南北部的咖喱。

在这样的自由的多样化环境下,创新力才能够真正地蓬勃发展。移民们带来了自己的全球市场理念、不同学科的知识和在自己国家的关系圈,这些都为硅谷地区提供了一个无懈可击的竞争优势。由此,硅谷已经从最初生产低端的收音机和电脑芯片转变成后来生产高端的搜索引擎、社交媒介、医疗设备和清洁能源技术。

硅谷并非完美,但是一个精英式管理社会。一些方面的缺陷使它变得特别。妇女以及黑人和西班牙裔这样的少数名族大都不会被列入到公司创始人和董事会成员行列中。此外,风险投资家们有种从众心理,大都会选择资助那些产生短期效益的企业,这就导致了社交媒体和图片分享应用程序优势的产生。房地产价格如此之高,大多数美国人都支付不起这里的房租。

以上这些缺点都影响了硅谷产业的发展,但是不会阻止它的前进。依笔者所见,值得讽刺的是,硅谷面临的唯一的严峻挑战来自于曾促进它发展的美国政府。硅谷的发展急需人才,而工作签证的限制又阻碍了外来科技人才的加入。最新数据显示在美国,超过100万的临时工作许可证的外国工人等待着成为永久居民。签证短缺意味着有些人将被迫离开,有些人带着沮丧的心情准备回国。人才外流可能导致硅谷地区公司失去生命力。接着我们会迎来真正的竞争对手,例如新德里和上海。这样的结果不是因为这些新兴的产业中心发现了一些奏效的创新集群建立的秘诀,而是因为我们自己向外送出去了构成硅谷独特优势的要素——人才。

(via techmologyreview)

主宰之王最新版

名将萌萌消

天下无双游戏